保險報價 聯繫我們 English
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繁體中文
Reviews

【2022拜登綠卡新規】全面剖析“公共負擔” 白卡影響綠卡嗎?

308,184 Views

政府將重新定義公共負擔 糧食券等福利不納入考慮

國安部計劃收窄「公共負擔」的定義,為有意來美或在美申請合法永久居留權的非公民,提供更加「公平和人道」的待遇。
國土安全部計劃修改「公共負擔」(public charge)的定義,改以更加「公平和人道」的原則,審批外國公民申請來美或永久居留的個案。分析形容,官方這次調整政策後,移民申請人不致因為個別福利,而動輒喪失機會。

綜合國安部通知和《國會山報》、霍士新聞報道,國安部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17日在聲明中表示,特朗普時代對於「公共負擔」定義不符合國家的價值觀」,國安部將會沿用舊有定義,換言之,外籍民眾提交申請時,不會因為申領健康醫療等福利而受到懲罰。

國安部收窄定義之後,未來「公共負擔」主要集中在現金福利,其他如糧食券(SNAP)、「醫療補助」(Medicaid)、兒童健康保險計劃(CHIP)或者住房福利、交通補貼、天災或新冠疫情援助、養老金等其他社會保障,都不再納入考慮。

政府同時提議修改條文,將「隨時可能成為公共負擔」改為「可能主要依賴政府維持生計」,因此移民若非以政府補助為主要收入來源的話,個案應不受影響。官方這次提案後,將接受60天的公眾諮詢。

「公共負擔」條款在1996年開始實施,主要為了排除政府補貼佔其收入一半以上的移民,同年國會也通過福利改革法案,表明公共福利不應成為吸引移民來美的誘因。

特朗普2019年上任後,擴大「公共負擔」的定義,將社安補助金(SSI)、困難家庭臨時救助(TANF)、醫療補助、糧食券、住房福利等全部列入計算,民眾領取福利超過12個月的話,申請綠卡被拒的機率大大提高。

特朗普政府當時表示,此舉旨在保護納稅人,避免外來人口佔用公帑,同時確保合法來美的移民自給自足。時任國安部代理副部長庫奇內利(Ken Cuccinelli)當時更稱,自力更生是國家移民法律的核心。

移民權益陣營反駁說,該措施將會影響移民生計,而且在新冠疫情肆虐期間,移民家庭很容易觸犯底線,變相要在留美和生活之間取捨。

現任總統拜登上任後,國安部去年3月首先扭轉前朝政策。這次修改定義時,國安部又表示,「公共負擔」不應令有意申請的移民卻步,放棄領取應有福利。

2022拜登綠卡新規 – 如果被認定可能成為公共負擔,如何彌補?

大量年邁父母因為子女在美國奮鬥多年歸化為美國公民後,都希望來美和子女團聚。他們在美國沒有收入,年邁而且有長期護理的需求,是受這個規定影響的一群人。

建議子女給父母提供財務擔保,及時購買包括長期護理在內的醫療保險,或者證明父母名下有一定資產可以消除公共負擔的擔憂。

另外,移民局也表示可以通過繳納保證金的方式來豁免對公共負擔的認定。但是還沒有細則出台。

大家可以把我們這個文章網站收藏起來,因為我們會定期為大家追蹤此新規最新動態!

更多關於拜登綠卡新規,請點擊此處查閱。

公共負擔新規 (白卡/半白卡轉換身份?)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30日晚宣布,全美除了伊利諾州外,將於2020年2月24日起執行「基於公共負擔理由不予受理的最終規則」(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 final rule);USCIS會根據新規對綠卡申請者的年齡、健康情況、收入、教育和技能等因素進行審查,來判斷其未來是否會成為「公共負擔」,以決定是否通過綠卡申請。

USCIS指出,該最終規則不僅適用於判斷綠卡申請者未來是否會成為公共負擔,也適用於身分轉換申請者;若想延期或轉換非移民身分,要證明自己自獲得非移民身分起未接收過公共福利。

伊利諾州「移難民權益聯盟」(ICIRR) 向芝加哥聯邦法庭提告,要求禁止新法在伊州執行,去年10月獲法院判決勝訴,聯邦法庭1月30日仍做出維持此前否決「公共負擔」新規的決定,暫時免除在外。

除伊州外,USCIS將對在2月24日後申請的移民執行最終規則,日期以紙質遞件UPS、FedEx和DHL的郵戳日期為準,電子件以及寄送日期為準。

USCIS代理局長古辛納利(Ken Cuccinelli)表示,「自給自足」是美國價值觀的核心,也是百年來移民法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要求試圖留在美國的移民依靠自己的資源、家庭和社區,USCIS鼓勵自給自足,促進移民獲得成功,同時也保護美國納稅人。

「點看」紐約白卡須知

什麼是美國公共負擔?

這個所謂 “公共負擔規則” 在美國移民法律已經存在很久了。現在,這個公共負擔規說某些人不是美國公民, 在美國他們的綠卡有可能被拒絕或者有被取消的風險,如果他們主要地依靠公共福利、 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或co聯邦政府的長期制度照護。

川普政府2018年宣布改變「公共負擔」定義,將社會安全補助金(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簡稱SSI)、家庭急救金(Temporary Assistance for Needy Families)、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及糧食券(SNAP)等福利都納入「公共負擔」,若移民在申請綠卡前36個月內,領取超過一項以上公共福利超過12個月,將難以獲得綠卡。

該新規原本定於去年10月15日生效,由於多州檢察長聯合在聯邦法院提起訴訟挑戰該新規,並獲得法院批准的預防性禁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且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2nd U.S.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也裁決地區聯邦法院法官發布的禁令繼續生效而延期;但聯邦最高法院1月27日以5票贊成對4票反對,裁定公共負擔移民新規得以實施。

USCIS會於下周陸續更新有關新規的系列內容,給申請者、代理人等充足時間了解最新申請表格、提交指南等,在2月24日後若提交舊版表格將被USCIS拒絕。

「點擊查閱」政府發佈的官方信息

「點擊獲取」I-864 表格

「點擊獲取」I-944 表格

「點擊獲取」I-945 表格

「點擊獲取」DS5540 公共負擔咨詢問卷

美國的“公共負擔”新政,解釋起來可以寫幾十頁,其實目前就折射在一張問卷調查表(DS-5540表)上,那美國政府為何要增加這張調查表?根據一些律師的分析,有以下幾點:

1. 顧名思義,首要目的當然就是為了防止吸納過多的、有可能成為美國公眾負擔的申請人到美國;

2.其次,該表格內容詳盡,涉及多個方面,方便美國政府日後對申請人的調查,成為一份白紙黑字的依據;

3. 其三,根據川普政府的移民方針,將吸納更多高級人才、富有的人到美國,而這份表格可以幫助他們“擇優錄取”;

「點看」移民美國的父母-退休人士如何申請醫療保健

4. 第四,表格上需要申請人列明在中國和在美國的財產,這麼一來,申請人到美國的報稅,就有據可依了。

5. 最後,直白一點,這份表是美國相關移民機構的一個工具,如果他們認為申請人有可能成為“公眾負擔”,那他們就可以根據表格所填內容,找出理據來拒絕申請人。

公共負擔新規包括什麼

食物券
聯邦官費的醫療白卡,除非是緊急醫療白卡
公有住屋和第八類的房屋補助

公共負擔新規沒包括什麼

婦嬰幼兒特殊營養補充計畫 (WIC)
緊急醫療白卡
紅藍卡
醫療服務 (健康+醫院選擇、社會衛生中心)
兒童健康保險計畫 (CHIP)
基本的計畫
勞動所得稅扣抵制 (EITC)
任何個人的美國公民孩子聯邦福利的收據

「點看」白卡,紅藍卡,紅藍白卡的區別

公共負擔新規的對象

合法永久居民(绿卡持)
難民
庇護難民
特殊移民少年身份 (SIJ)
T 或 U 簽證持有人
反婦女暴力法案(VAWA)持有人
另外人道者

*可以說是非美國公民以外的所有身份人士

公共負擔新規對比白卡

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早前公佈有關《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擬定條例, 就此我們借鑒了某些權威人士的意見:任何關於移民和公共福利規則的改變,受牽動的範圍往往會比因政策直接受影響的人群更廣泛。

公共负担新规(暂被联邦法官叫停)考量的公共福利包括:医疗补助(Medicaid;紧急服务、21岁以下儿童和怀孕妇女除外)、粮食券(SNAP)、联邦公共住房以及第8章补助,以及社安生活补助(SSI)和贫困家庭临时补助(TANF)。而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不在公共负担之列。

公共負擔對綠卡或移民人士有沒有影響?

例如,綠卡持有者及/或獲新政策豁免的移民(包括難民或持庇護身份人士)即使符合資格,他們都可能害怕將來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或者對新法規本身存在疑惑而不敢申請食物、醫療以及住房等生活補助。事實上,非法移民幾乎不符合資格獲得任何補助,而現金補助則早已被視為公共負擔,因此這些法規最可能影響到的是在美國有合法居留權且有工作的人士,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很可能都是美國公民。

「點看」乳癌成因,症狀,治療資訊

受公共負擔新規影響的人群實際上很有限,他們包括:第一,正在申請綠卡者。第二,目前擁有綠卡,但需要離開美國六個月以上,並希望重返美國的人士。笫三,想要長期留在美國,改為申請其他簽證的非移民簽證持有者(例如學生、遊客等)。但上述人群能使用的福利十分有限。

USCIS 今年公布了公共负担新规的最新规定(Public Charge final rule)


USCIS官网上明确指出,联邦拨款的Medicaid福利(部分情况例外)属于公共负担定义,申请Medicaid会影响日后签证,享受白卡福利后再申请进入美国、延期停留或申请绿卡的时候有很大可能被拒。


公共负担新规里也规定了享受公共福利的期限,外国人在任意36个月内享受合共超过12个月的福利(1个月内享受两项福利按2个月算),就会被认为是公共负担;但享受任何时间和分量的公共福利都有可能被当作公共负担。


另外,DHS不会将以下Medicaid白卡福利看作公共负担:

Medicaid用于紧急医疗情况;
由Medicaid资助、但由《残疾人教育法》提供的服务;
向符合中等教育资格的最大年龄或以下的人士提供的校内服务或福利;
21岁以下的外国人享受白卡福利;
妇女在怀孕期间以及孕后60天内享受的白卡福利。

下列保健 计划 将不会受到公共负担直接影响:

(1)Essential Plan

(2)儿童优惠保健计划(Child Health Plus);

(3)合格健保计划(Qualified Health Plans);

(4)商业计划

(5)老人医疗保险(Medicare)

「點看」如何在確診癌症後購買人壽保險

而公共负担受影响的个人方面,分别有4类:

(1)计划短期停留于美国之个人或计划延期或更新其签证之个人;(2)身在美国、想要藉由依亲申请合法永久居民;(3)在国外停留6个月以上后,返回美国的绿卡持有者、在犯下某些罪行后离开美国的绿卡持有者;(4)寻求入境美国的人。

短期停留美國的人可以選擇購買方式簡單的短期醫保計劃

民众如对公共负担条例相关更动如何影响自身权利有疑问,还请咨询律师。她提供2个免费或低费用的咨询服务机构:

(1)“新美国人办公室”提供免费或低费用、高品质法律代表/咨询服务,请拨打专线:1-800-566-7636;

(2)法律援助协会(The legal Aid Society)为纽约市民提供协助,请拨打专线:1-844-955-3425。

另外,已有永久居民身份(绿卡)的人士,在合法享受公共福利的情况下,申请白卡不影响入籍。

新移民小心成為“公共負擔”

最近,有關白卡的傳聞甚多,說聯邦政府準備嚴查白卡申請中的作假,一旦發現,將要求白卡持有人退回福利,因此使得許多華人準備放棄白卡,尤其是新移民,正在申請公民/綠卡,甚至是沒有身份的非公民人士,他們怕被定義為“公共負擔”而影響將來的身份轉換。

實際上,如果本身真的符合紐約白卡申請條件的,就無需擔心政府會追回福利。

医疗补助保险主要由州政府出资,联邦政府通过联邦医保和医助服务中心(CMS)提供部分资金。

在联邦政府指导下,各州政府制定本州的医疗补助保险计划并具体实施,包括由州政府设定贫困线和资产标准来确定申请人的资格,保险涵盖的医疗服务范围,医疗费用报销水平等。

州政府每年审核参保人的收入和资产状况,以确定是否保留或取消其投保资格。

根据美国政府医疗保健服务中心的中文介绍,“州醫療輔助 (Medicaid) 是為收入和資產有限的某些人士和家庭提供的健康保險。

計算您收入和資產 (如銀行帳戶或可以兌換為現金的其他各項資產)的規則通常視您居住在哪一個州而定。其資格也可能由下列因素決定,即您的年齡及您是否懷孕;您是否失明或有其他傷障;以及您是否是美國公民或合法進入美國境 内的移民。

如果生產和分娩孩子的婦女擁有州醫療輔助保險,則她的嬰兒無需申請也可獲得長達一年的保險。

白卡俗称美国穷人医疗保险,由政府支付保费,而白卡受益人可以免费或只需支付低额copay就能享受到必要的医疗服务。

紐約州免費/廉價的醫保計劃(低收入標準)

「點看詳細計劃介紹」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


根據上表的收入指南,只要符合家庭人數對應的收入範圍標準,即符合資格參與此補助計劃,注意此計劃是由紐約州政府資助的,原則上是不會上報給聯邦政府的,但隨著一項接一項的新政推出和收緊,將來這計劃是否會被納入“補助類別”或“公共負擔”,這個就要由各位自己判斷了,我們只是保險經紀人,不敢對各種政策妄下定論。只作客觀分析,供大家參考!

此計劃只適合在紐約州使用,計劃包含以下特色:
– $20/月
– 隨時可以參加
– 覆蓋所有醫療項目

獲得紐約州免費醫療保險的最高收入是多少?

對於個人來說,最高收入為$24,280;

對於一個2口之家,最高收入為$32,920;

對於一個三口之家,最高收入是$ 41,560;

對於一個四口之家,最高收入為$ 50,200;

家庭成員每增加一人,年收入就會增加$8,640美元;

您需要保持在聯邦貧困線的200%或以下才能獲得廉價/免費醫療服務。

「點擊」網上填寫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申請表

“廉價/免費的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不算公共负担 不影响调整身份

此計劃的保費可以低至0元 但沒有納入公共負擔 與白卡/醫療補助不同 不會影響辦綠卡或身份轉換,但此計劃僅適用於紐約州!

從2月24日開始,公共負擔新規開始實行。而從此日期開始,凡是領取過聯邦政府的福利,均被定義為“公共負擔”。

但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屬於紐約州政府所提供的補助計劃,而非聯邦政府的補助計劃。所以暫時來說(在沒有收到政府進一步說明更新的時候),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是不屬於公共負擔的

纽约州政府“纽约州健保局”(NY State of Health)在舉辦健保咨询会,会上介绍,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不在联邦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范围,保费0元也不影响调整移民身份。

华裔官员陈敏敏介绍2020纽约州健保市场注册和福利。陈敏敏介绍,自2013年以来,纽约州未投保的人减少了100万人,有超480万的纽约州居民透过交易市场投保健康保险。医疗补助(Medicaid)、儿童健保、此计划可全年投保。

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好处多

收入在贫困线138%∼200%的个人和家庭,推荐“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他表示,“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的月保费可低至0元,但它与白卡不同,没有被列入公共负担范围,所以就算好像白卡一样不用交月费,但也不会影响调整移民身份。

而且凡有合法身份的人都可以投保,所谓“合法身份”不仅指绿卡、公民,而且包括在办理移民身份过程中(例如办理政庇在等待中)的人都可以申请。

每月的保费20元或免费,全年开放投保;包括十大基本医疗服务;没有年度自付额;没有公共负担的担忧。

紐約州特別救濟計劃使用對象

的适用对象是:年龄在19岁到64岁;符合收入要求,不具备白卡(Medicaid)或儿童保健等计划资格的个人;不具备雇主和其它保险给付资格的个人和家庭。

有十大医疗服务,包括:免费预防治疗、处方药、门诊服务、住院治疗、急诊服务、实验室与影像、心理健康及药物滥用疾病服务、复健和康复服务、母婴照护、健康及慢性病管理服务。

收入上限:可看回上方“個年紀/身份情況收入標準”的具體介紹。

☎️ 點擊致電咨詢

白卡影響綠卡?

你符合聯邦政府定義的“良民”標準嗎?

聯邦政府擴大“良民”標準範圍,凡是未報稅,詐領福利,偽造紀錄,非法登記投票等行為,一律被定為不及格行為。

以前的特朗普時代,我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濫用政府福利如白卡和醫療補助,肯定是會影響身份轉換申請的。

但是…特朗普時代結束了,現在新總統是拜登,拜登的政綱是跟川普完全相反的(起碼在移民相關政策方面),所以大家自己去思考這個問題吧,我們在此也不便多說。

當然,我們不是建議你們濫用福利,騙取資源,只是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經濟情況去合理使用,因為聽說有些人在川普當政的時候,即使自己真的負擔不起醫藥費用,但為了不用白卡或者福利,怕影響將來身份調整,即使不舒服也強忍著不去看醫生,這樣反倒帶來不可預估的後果,病向淺中醫,如果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時期,那也太不值了!

公共負擔新規常見問題

公共負擔新規何時生效?

國土安全部宣布,公共負擔新規將適用於2020年2月24日或之後收到的福利。

參加免費或廉價的健康保險是否算公共負擔?

大多數醫療保險範圍不算“公共負擔”的因素。

”公共負擔新規“僅針對由聯邦政府資助的醫療補助,即使在該計劃中,也有一些豁免者被排除公共負擔規則之外,其中包括孕婦和21歲以下的兒童。

此外,難民,政治庇護和被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均不算在公共負擔內。

以下項目不被納入在“公共負擔”新規中:

紐約特別救濟計劃-在任何級別-即使保費免費
任意級別的兒童保健計劃-即使保費免費
任何符合健康計劃的所有級別-即使保費是免費的,並且可以享受保費稅收抵免

參加白卡是否使我成為公共負擔?

重要的是要理解,大多數新移民的醫療補助並不包括在新的“公共負擔”規則中。

僅包括由聯邦政府資助的醫療補助,並且根據規則,許多類別均免稅。

聯邦政府資助的醫療補助計劃的註冊不會影響以下移民群體:

孕婦,21歲以下的兒童以及移民類別的人們,例如庇護所,難民和暴力受害者。

當前正在接受醫療補助的綠卡持有人只有在(a)超過6個月或(b)出於某些刑事定罪而離開該國,然後又想返回美國時,才需要接受公共負擔指控。

在紐約,大多數移民都參加了紐約特別救濟計劃,並且不受公共負擔新規的影響。

在擁有醫療補助的有限數量的移民中,大多數參加了由州而不是聯邦政府全額資助的醫療補助。

根據新規則,此範圍也不包括在內。

我的孩子有白卡/醫療補助,這會使我成為公共收費嗎?

不會的。將兒童或其他家庭成員加入白卡/醫療補助並不算作“公共負擔新規”的一個因素。

使用緊急白卡會讓我成為公共負擔嗎?

不會。根據新的“公共負擔”規則,緊急醫療補助不包括在內。

當“公共負擔”新規生效時,它是否具有追溯力?

不會。國土安全部宣布,新的“公共負擔”規則僅適用於2020年2月24日或之後收到的福利。

資料來源:https://www.health.ny.gov/health_care/medicaid/2020/2020-01-29_fact_sheet.htm